秋来月圆忆童趣


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: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:廖俊聪 2021年08月27日 09:48

□ 安梅

母亲挑着箩筐戴着草帽,我一脚高一脚低地纵着跳着跟在母亲身后。地里的花生成熟了,童年的我从空气中闻到了中秋的味道。

沙壤的土地很适宜花生的生长,母亲麻利地一薅一拔,兜兜串串的花生像泥鳅般跃岀,抖落泥土,母亲微笑着说:“今年的花生生得饱满,地老虎和老鼠损得少,可以多留些种。”我自顾蹲地,嘴咬手剥地吃成花猫样,新鲜的奶香味在嘴里回旋,不时伴有牙齿与泥沙“咯啧咯啧”的碎裂声,像是在感谢土地给了她一群儿女当季的零食。母亲用锄头开出一条条深沟,将采摘后余下的花生茎叶翻到沟里踩实后覆上土,说是能养出好地。

离家十多公里远的特林队种植的红心番石榴熟了,每年中秋前几天母亲便安排哥哥去采买。“记得挑个大皮滑脆生的买,”母亲交待着。午饭后,哥哥背起马桶包骑上家里唯一一辆永久牌自行车出发了。那天的我哪也不想去,一心盼着哥哥早些回家。“叮呤叮呤”熟悉的车铃声划破擦黑擦黑的夜,哥哥轻跃下车,边喘着大气边用衣袖擦着脸上的汗,把满满一马桶包番石榴往桌上一搁。随后,兄妹几个笼上去,猴急地解开包,抓起番石榴一口一个咬下去,先露出的是淡粉的果肉,再使劲深深咬一口,心子里都是水润的西瓜红。那份带着彩色的喜悦至今仍闪现在眼前。

儿时,一年里衣兜和裤包最富足的日子便是中秋的夜了。一群小友身揣花生糖,豆果饼,相约到家旁的大晒场里或附近的大石头上扎成堆,在如水的月色下你一嘴我一口相互尝着鲜,东拼西凑地聊着从老人家嘴里听来的嫦娥奔月,后羿射日和八戒的故事。男娃舞枪弄棒,追追打打。女娃娃手里提个用废旧作业本折成的纸提篮,虽说小巧到只够装几粒炒香的葵花籽或南瓜籽,却比男娃多了几分“优越感”。或许那便是今天人们向往的仪式感吧。

中秋节那天,月饼纸盒上那仙气飘飘的嫦娥引不来我的羡慕,让我流口水的是纸里包着的月饼。妈妈用一个竹篮子装了它盖得严严实实地挂在高处,晚饭时宣布:“这是留给小妹的月饼。”我怏怏地望着竹篮,挂念着麻仁,洗沙,白糖的月饼和那块豆沙馅的荞饼。扁桃体发炎的我咽口水都疼,为了中秋节的那口月饼,我逼着母亲到乡里的医院问医生,能不能切除我的扁桃体。医生说扁桃体是免疫器官不能切。于是,那些年我总是成了家里最晚吃到月饼的孩子。上初中后,正如医生所说的“长大了就好了”,我如愿如期在中秋那天吃上了月饼。

如今的商家在月饼口味上做着另辟蹊径的文章。进入8月,电商已热火朝天地推送着自家的产品,柜台上也早早摆满了滇式,广式,苏式的月饼,有火煺,蛋黄,莲蓉等口味。

中秋将至,童年时那份期盼着的馋劲,随着记忆的打开,又在夜晚的月色下泛着焦糖般的甜香。

本报微信公众号
手机读报
关注本报客户端
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《西双版纳报》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。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复制,转载,链接,下载使用。
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-2144028 涉未成年人专用举报电话:0691-2144028,举报邮箱:19192043@qq.com
【滇ICP备12003530号-3】 【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】
版权所有:西双版纳新闻网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