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乡茶飘香


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: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:廖俊聪 2021年08月27日 09:48

□ 陈杏梅

生于茶乡的茶姑娘从不喝茶。

“你家有个大懒汉,天天在家守茶罐”,这是孩子们从小互相调侃的歌谣。因为只有村里那些不干劳动的老人,才有资格在家享受煨茶喝的乐趣,年轻人特别是女人,是没有这个资格的。下意识地,茶姑娘以为喝茶和抽烟喝酒一样,是不良嗜好,于是她从小就对茶敬而远之。

茶姑娘渐渐长大,到镇上读初中,家里就多了一笔开支。周末,茶姑娘努力摘茶,那时茶叶价格低廉,周末两天采茶赚的钱勉强可以支撑一周的生活费。于是茶姑娘更不敢喝茶,因为舍不得。

茶姑娘没喝过茶,但她特喜欢茶香。采摘茶叶时,将圆润饱满的嫩叶放在鼻尖嗅嗅,一股清香在鼻间荡开,令人心旷神怡。杀青之时,茶叶在滚烫的铁锅里轻声哼着小曲,随着主人的手上下翻飞,一阵阵馥郁芬芳之气顺着鼻腔溜进来,茶姑娘贪婪地嗅着,巴不得将这股香气尽收己有,从而化身为一枚香囊。随着茶叶被揉搓,抖散,晒干,茶香渐渐收敛了起来,褐色的条索上只留下淡淡的幽香。祭祖之时,茶姑娘最喜欢的就是煨茶:把土制的茶罐放到火炉边上烘热,取一小撮上好的茶叶放入,时不时地上下抖动茶罐,将茶叶炒匀,茶叶在茶罐里越炒越香,茶姑娘觉得这股香气比自己最喜欢的炒豆还香。这时,把事先烧开的水注入茶罐,滚开的水与火热的茶罐相遇,发出一串“赤溜溜溜”的惊叹,所有的茶香都被融入茶汤里,茶姑娘沉醉于茶香中。

小时候,茶姑娘只知道茶叶有春茶,雨水茶和谷花茶之分。春分左右,茶芽从茶树枝桠的每个角落探出头来,萌态十足,不甚繁密。春茶量少价高,普通百姓舍不得喝。雨季来临,茶叶大量萌发,争先恐后,成堆成团地簇拥着茶树。茶园里,茶姑娘和家人从南采到北,往往是刚采到北边,南边又绿遍了枝头。这季的茶叶因雨水的大量滋润,量足但味略薄,比较讲究的人家不喝。到了秋季,茶姑娘家的茶就基本不出售了,爸爸把这季茶称为谷花茶。秋高气爽,茶叶的产量慢慢少下来,茶园周边稻花飘香,谷花的幽香慷慨地注入茶叶的每一个细胞,让这一季的茶叶清香悠雅。

茶香伴着茶姑娘成年,成年后的茶姑娘定居勐海。国富民丰,人们越来越注重养生和享受,本来不温不火的茶叶突然身价高了起来。这时茶姑娘才知道茶的种类丰富多样,且不说品种繁多的再加工茶类,就是基本茶类都可以分为绿茶,白茶,黄茶,青茶,红茶,黑茶。而勐海盛产的普洱茶,依制法分类,可分为生茶,熟茶;依外形分类,可分为散茶,饼茶,沱茶,砖茶,金瓜贡茶。分类方法多种多样,看花了茶姑娘的眼睛。不过茶姑娘渐渐发现,外行才看外形,内行都看山头。于是又出现了按山头分类的老班章,老曼峨,帕沙,拔玛,那卡等茶。

茶姑娘照例不喝茶,可她惊奇地发现,自己好像有闻香识茶的能力。嗅嗅茶饼,她能大概地识别茶叶的储存年份。别人喝茶,她就轻拈茶杯凑近鼻子,闭上眼,深嗅一口茶香,袅袅娜娜的茶香源源不断钻进鼻腔,如梅子香,花蜜香,兰香。产地不同,香味也略有差别,有的绵软,有的浓郁,苦涩味夹杂着丝丝回甘,融在茶香味里。闻过一两次后,只要再闻到同一产地的茶,茶姑娘都能说得八九不离十。

茶姑娘火了,生于茶乡的她伴着茶香成长,懂茶香,识茶味,到勐海寻觅好茶的有识之士们都来找她,希望能在茶姑娘的推荐之下觅得佳茗。过往勐海的茶商,几乎都是乘兴而来,满载而归。即使没有找到茶姑娘又有什么关系,在这云蒸霞蔚中吸取天地之灵气的勐海茶,哪里会有不好喝的勐海味呢?

毕竟,被誉为“普洱茶第一县”的勐海,自古以来就是茶味飘香的茶乡!

本报微信公众号
手机读报
关注本报客户端
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《西双版纳报》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。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复制,转载,链接,下载使用。
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-2144028 涉未成年人专用举报电话:0691-2144028,举报邮箱:19192043@qq.com
【滇ICP备12003530号-3】 【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】
版权所有:西双版纳新闻网
Baidu